【大宇新拍】🔒北京上海準封城,習近平搬走,兩會推遲?武漢空氣指數曝燒屍上萬;公安大數據人像追蹤患者;河南村民衝隔離線砍人;武漢肺炎病毒易藏肺底,可致復發和漏檢;空氣傳播坐實|新聞拍案驚奇 大宇



大家好,歡迎收看《新聞拍案驚奇》,我是大宇。新型冠狀病毒瘟疫,在中國持續蔓延,已有不少於80幾座城市,相繼封鎖。




【北京封城 習近平或在外辦公 軍隊武警皆有感染 兩會或推遲】


2月10日,北京市也開始對居住小區進行「封閉式管理」,一共10條通告內容。包括,外來人員和車輛不能進入,而14天內去過疫區,或者跟疫區人員有接觸史的,要按規定接受檢查或居家觀察,主動報告健康狀況,居家隔離,一律不能外出,違者要被公安懲處。


北京非生活所需的公共場所,一律關閉,所有機關單位和企業,也都嚴格加強體溫監控,而北京的房屋仲介和房主,也必須向有關部門,提交出租房內人員的信息。


根據海外媒體消息,肺炎疫情已經攻入北京市紀委等政府機構,習近平已經不在中南海辦公,但是消息還沒有官方的證實。


總部在香港的「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」報導說,中共軍隊的大部分大型演習和大型集訓全都暫停,也停止放假去外出和探親,連級單位設置隔離病房,團級單位設置隔離區,全軍有30個最高級別「防治工作領導小組」,最高領導是「習近平辦公室」。此前已有消息說,湖北孝感有空降兵軍官已被感染。



此外,武警湖北省總隊機動支隊的盤龍城營區,早在1月28日就有人確診,當地300名武警在一個集訓地接受隔離。


這家「信息中心」還有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報導,都提到,原定3月舉行的全國政協和人大會議,都要推遲,可能要5月之後才舉行。此前,1月11日到17日的湖北省兩會,與會的1500人中已經有40人感染。




【強制隔離「忘乎所以」 「反隔離」已釀悲劇不隔離也能追蹤定位】


因為瘟疫的持續蔓延,全國其他地區也正採取各種方式追蹤、隔離,新的信息不斷傳出。

2月2日,在西安碑林區一家書院的9號居民樓,眾多警察站在樓下,廣播宣讀封樓的信息,要求全樓居民在家隔離,規定期間不得外出。


在江蘇南通,小區進行出入管制。我們從錄像中看,有穿著隔離服的人員,用藍色隔離板,擋住了當地某小區的各個出入口。


有一則視頻,完整顯示在近日杭州某小區,一戶人家被封鎖時,戶主與前來封門的工作人員的完整對話


不過不是所有地區,都是居家強制隔離,有的地方,有關人員要被強制帶走。

2月6日晚6點多,有身穿隔離服的人員,從蘇州東吳北路129號院,帶出一名居民,並讓她在一輛黑色皮卡火車後面蹲下,口氣不客氣。


而面對強制隔離措施,早已因為被隔離的人「反隔離」而出現的各種衝突。


近日,在湖北某小區,一個年輕人要出去超市買東西,但是因為封閉命令不能出去。


在溫州,有居民與參與封鎖小區的工作人員發生衝突,腳踢隔離牆。而近日在溫州永嘉鎮,附近醫院要換洗的衣物,拿到這個鎮上來洗,村民怕污染地下水,發生抗議,當局派去警力維穩。



在浙江寧波,當地海曙區的櫟社村也進行了封鎖,包括一座出村的橋也被封閉。當地一位老人,為了出村,選擇游泳的方式,在眾人眼下游到對岸。



更嚴重的案例是,已經有參與實施隔離的工作人員,在衝突中死亡。

2月5日,河南睢縣潮莊鎮一個村莊,因為受不了隔離,一李姓村民想出村,遭到攔截後,砍死了阻攔他的工作人員後逃走,目前正被通緝。


同時,除了武漢,全國其他地方也開始興建隔離醫院或隔離病房,但是因為顧慮到衛生環境,誰也不願意隔離設施建在自己家門口。


例如,南通市計劃選址在港閘區北大街市中心,建設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的隔離病房,引發爭議。因為這裡人員密集,附近有小學、體育學院、離南通火車站也只有約1公里,周邊新舊小區聚集。當地人呼籲當局,停止施工,另選地址。當地政府部門2月3日的回應是,不會對周邊造成影響,但有關爭議還在。



由於隔離與封城措施,民眾生活的不便,也紛紛凸顯。

有武漢觀眾反應,在武漢洪山區的一間郵局,堆積了很多郵件和郵包,其中就包括口罩,不過郵局的員工被封在武漢城外,沒有人手派送郵件,但她看到有穿著順豐快遞工作衫的人在裡面辦公,不知是什麼情況。這位觀眾從國外訂的口罩,貨已經到了,還沒人送,她在這間郵局最終也沒有找到。


即便在沒有封城的上海市,也因為瘟疫的原因,出現了貨物短缺。

2月8日元宵節,在上海某超市,日用品和食物的貨架上,已經空空如也,拍攝畫面的市民等了兩個小時,才有兩個人去補充一些相關貨物。截至發稿,雖然上海沒有封城,但是上海周邊的城市幾乎都封鎖了。


而到了現在,之前大陸發展的大數據監控技術,使得民眾即使沒有在固定地點隔離,也能被追蹤定位。


我們上面提到的「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」還透露,只少在2月6日開始,江西南昌和浙江寧波的公安,已經用「人像識別系統」,來追蹤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「四類人員」,包括「確診、疑似、發熱、密切接觸者」四種。而這套系統就是2018年,張學友在南昌等中國內地開演唱會時,公安利用來追蹤「通緝犯」的系統。現在,有關地區的公安,把新型冠狀病毒的「四類人員」資料,也輸入系統,進行追蹤。




【武漢的「空氣」 揭開真實死亡人數冰山一角】


捷克一家叫「Windy」的國際數據提供商,最近數據發現,武漢市每立方米的二氧化硫濃度,都遠遠高於危險水平都每立方米80微克,達到每立方米約1342微克,2月8日晚7點,甚至達到每立方米1700微克,二氧化硫濃度驚人!在湖北其他城市,也發現二氧化硫濃度升高。而重慶也很高,達到800微克,但是遠低於武漢。

1700微克


1342微克/重慶


二氧化硫是比較常見的硫氧化物,因為石油、天然氣、碳,還有有機生物體的燃燒而產生。那麼武漢「二氧化硫」濃度升高說明什麼呢?是不是發電廠大量發電,燃燒石油煤炭產生的呢,但是中國其他大城市也沒有武漢這麼嚴重的情況,那麼武漢這麼多二氧化硫是從哪來的呢?

這裡有截圖


《大紀元時報》引述有關人士的論證報導,一種可能是,武漢在燃燒城市有機物垃圾,另一種是,在燃燒動物屍體。可是暫時還沒有證據表明,武漢一時間怎麼會有這麼多有機物垃圾或動物屍體拿去燃燒呢?


所以還有一種可能是,武漢在燃燒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遺體。而要產生這麼大濃度的二氧化硫,需要在一個短時期內燃燒「1萬4千具」人的屍體。這是一個不小的數目。而這個估算,可以從另一個角度,反映出在武漢死於新型冠狀病毒的人,數目之多。


《自由亞洲》報導,目前科學家已經證實,新型冠狀病毒可以「持續人傳人」,這不同於「有限人傳人」,只是患者可能傳染在身邊照顧他的人,包括醫護。但「持續人傳人」就表明這種病毒,可以一個一個人接續傳染下去。


2月8日,上海市政府的防疫專家召開新聞會,確認了「新型冠狀病毒」的傳播途徑,包括但可能不限於三種途徑:一是直接傳播,二是氣溶膠傳播,三是接觸傳播。



有專家說,氣溶膠傳播根本就沒有這種說法,當局可能是怕造成所謂的「恐慌」,而不想用「空氣傳播」,造出來一個新名詞。


目前,武漢為因應日益增加的新型冠狀病毒「四類人員」,已經開闢學生宿舍作為隔離點。

武漢軟件職業學院的宿舍就是其中之一,但是開闢隔離點的方式,遭到學生詬病。


在大陸央視的新聞畫面中,我們能看到這樣一個標題:應收盡收,刻不容緩。電視畫面顯示的就是這座學生公寓。


照片中,我們能看到,宿舍樓下空地上,滿眼的雜物。如果不看介紹,會以為是垃圾。但是根據一個學生的反映,實際情況是, 清理宿舍物品,開闢隔離點的人員,把學生私人物品中,認為“沒用的”就扔掉了,可是顯然,並不是每個學生都得到了意見的詢問。這名學生表示,憤怒並不是因為徵用隔離點,而是沒有妥善處理學生物品,質疑學校隱瞞,而且,老師開始只是說徵用5棟樓,現在變成幾乎所有宿舍樓被徵用。學校2月9日發出道歉信,承諾賠償損失,但能否有效執行,還要觀察。




【感染者「康復」確實還能復發 新病毒多藏肺底部】


在上一期節目,我讀出了一則消息,需要證實,徵詢了有醫學專業背景的觀眾意見。

這個消息就是說,有在ICU重症監護的患者,發現好轉,檢查也呈陰性,然後就轉到普通病房,結果後來病情又復發,再檢查,又變成了陽性。如果是「二次感染」,還好解釋,因為這種新型病毒出現「二次感染」是可能的,關鍵在於它會不會是病毒騙過了檢測,出現的「復發」。我們就想知道,這種情況是不是存在。


有幾位觀眾回覆了我們的諮詢。

一位是在美國工作的ICU醫生劉醫生。劉醫生說,因為國內疫情不透明,所以很難有定論。但是對ICU醫生來說,這種情況並不陌生。原因可能是,新型冠狀病毒造成患者免疫力低下,當身體免疫力耗盡全力後,可能對新型冠狀病毒產生免疫,但會讓其它細菌或病毒伺機而入,令患者發生繼發性、或說次發性感染。這是對抗流感等其它疾病時,獲得的經驗。謝謝劉醫生!

但是我們得到的案例是,患者可能的復發原因,還是由於新型冠狀病毒,不是其它病毒。


還有一位署名DT的臨床醫生,他說據他的了解,病人轉陰性之後再復發加重,在武漢的醫院已經發生多起。他的理解是,患者在ICU重症監護室的時候,得到藥物調節免疫力,抑制病毒複製,但是並沒有完全清除,結果患者被誤以為是差不多痊癒,被轉到普通病房,變換治療方式,病毒伺機又開始興風作浪。


DT還提出一種病毒遺留的可能,就是現在檢測病毒核酸,常用「咽拭子」。根據「百度百科」介紹,咽拭子通常就是醫生用棉籤,從患者咽喉部位蘸取少量分泌物進行檢測。但是呢,DT指出,冠狀病毒多是侵犯肺部的邊緣和底部,有的病人要「肺泡灌洗」才能檢測出病毒,而在咽喉部位,是沒有病毒的。這說明病毒可能還存在於肺的底部。


DT提出的這種情況已經證實,存在於一開始檢測沒有被確診的患者。例如大陸《新京報》報導,2月5日,一名武漢到北京的患者,在中日醫院確診感染,但是在這之前,三次檢測新型冠狀病毒,結果都是陰性,雖然病症嚴重,但是1月30日最初入院的時候,是以「重症甲型流感」收治的,後來通過「肺泡灌洗」,才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陽性患者。


《新京報》採訪的一家北京三甲知名醫院的醫生說,病例屬實,說明新病毒「隱匿性」很強,他們在內部已經通告給員工。


北京世紀壇醫院呼吸內科主任丁醫師說呢,病變發生在下呼吸道,有時上呼吸道咽喉部找不到病原,現在很難做到對每一個疑似患者都進行「下呼吸道標本採樣」。丁醫師還提到重要一點,對於「出院病人」,如何判斷和管理。


丁醫師的話反映一個情況,就是確實存在有病人檢測轉陰、甚至出院後,復發,或者說,還攜帶病毒的可能。


武大人民呼吸與危重症醫學II科的一名專家表示,臨床工作中發現,一名患者符合政府規定的解除隔離標準,但出院後又傳染給家人,而其家人因為居家隔離,期間並沒有接觸過其他人。還有另外兩個病例,出院後再檢測,核算結果又顯示為陽性。這名專家指出,以目前的技術水平,不能只靠試劑盒,但是他說目前沒有更好的檢測方法,因此建議適當延長病情好轉的患者的繼續隔離時間。


小結一下:通過以上專業醫生給我們的反饋,還有實例來看。疑似患者和出院病例兩種情況,都確實存在新型冠狀病毒檢測不出來的情況。至於檢測的正確辦法,之前有醫師說做CT,那剛才的實力中呢,也有醫生說做「肺泡灌洗」後,確診了新型冠狀病毒。但是具體什麼檢測方式最好,還是要由一線的醫學專業人員來判定。但是在沒有更好的方法時,有的醫生建議,就是延長隔離觀察時間。


那以上的例證中,我們主要提到了新型冠狀病毒檢測不出來的原因之一,是病毒可能存在於肺的底部,下呼吸道。而只做上呼吸道,也就是咽喉部位的檢測,是無法檢測到的。

然而,來自台灣中央研究院的資深藥學學者Steven也給我們寫信,提到另外一種擔憂,就是這種「新型冠狀病毒」,會不會像皰疹病毒一樣,「以休眠態躲在細胞中,免疫系統弱時會伺機蜂湧而出開始攻擊宿主」,Steven認為,如果是這樣,會是一場大災難。




【印度病毒權威猝死 正是研究武漢病毒是否為人造】


節目最後,我們來看一則新消息。研究SARS、H1N1流感還有埃博拉病毒多印度權威專家普拉瑪,近日在肯尼亞出席一場研究會期間,突發心臟病去世。台灣中央廣播電台引述說,印度媒體質疑普拉瑪的死因並不單純。


因為普拉瑪在加拿大溫尼伯出生和長大,是中國生物戰專家邱香果的同事,而邱香果曾從加拿大微生物實驗室盜取SARS冠狀病毒到武漢病毒研究所。


還不止是這些,普拉瑪目前正在研究愛滋病毒的疫苗。同時,印度科學家最近發表具有爭議的一篇論文,指出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中,插入了愛滋病毒的成分,這是新型冠狀病毒或為人工製造的有力證據。印度當局,已經對武漢病毒研究所啟動調查,而普拉瑪正是調查新型冠狀病毒,是否是人工製造的關鍵人物。


好,最後,如果您有任何關於疫情的最新情況,歡迎為我們提供資訊,我們的電子郵箱是xwpajq@gmail.com。發送信息請注意寫好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,還有幾句簡介,如果只有一張照片,或者是視頻,我們沒辦法確認,也沒法使用。同時,發來的信息最好是您本人能證實的第一手消息,不要是網上已有的信息。而且請您一定保證信息安全的前提下,再發送有關信息,安全第一!不然就不要發。


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,在訂閱時,不要忘了在訂閱按鈕旁邊,點擊小鈴鐺圖案,及時收到我們上傳視頻的通知。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。好,感謝收看,下期節目,再見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📧 爆料郵箱 🗣 xwpajq@gmail.com

爆料中,請盡量多提供一些說明文字,便於工作人員查看。我們每天都收到大量的各類郵件,容易濾過,或者沒有採用您的資料,還請大家不要介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👉 加入會員 👍👍👍
⏰ 訂閱 + 按小鈴鐺 🔔
💪 支持「大宇 新聞拍案驚奇」💪
📢 大宇推薦❗拍案驚奇❗

© All Rights Reserved.

138 次瀏覽0 則留言
遠見快評,老外看中國,新聞最嘲點 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