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三國英雄 12】全面解析「官渡之戰」是東漢末年「三大戰役」之一,也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以弱勝強的戰役之一(視頻)



十二 官渡之戰


公元199年,袁紹消滅了公孫瓚統一了黃河以北,成為了全國實力在強大的諸侯,而在黃河以南,曹操消滅了呂布和袁術,降伏了劉備,控制了兗州豫州和徐州,這個時候在袁紹和曹操之間爆發了歷史上聞名的官渡之戰。


我們說官渡之戰,這場戰役不止打了一仗,官渡之戰打了有一年,從公元199年一直打到公元200年的十月。在公元200年2月,袁紹派遣大將顏良主動進攻黃河岸邊的延津渡口。 4月,曹操率領部隊去解救延津,面對袁紹的大軍,眾人一籌莫展之際,荀攸向曹操獻上了聲東擊西的計策“我們士兵少,難以抵禦袁紹。等我們到延津之後,渡河做出攻擊袁紹後方的架勢,袁紹一定分兵向西。這個時候我們再率領輕兵偷襲白馬津,趁其不備,可以擒殺顏良。” 曹操拍手稱快,遵從荀攸提出的聲東擊西之計。袁紹果然上當,分兵向西。這個時候曹操帶領部隊偷襲白馬津,距離白馬10餘里的時候顏良才發覺,大驚失色,曹操派遣張遼和關羽做先鋒,關羽一馬當先,衝入敵陣,只幾個回合就一刀將顏良斬首,於萬人中取上將首級。袁紹軍隊見主將被殺,都四散而逃。


曹操解了白馬之圍,帶著輜重沿著黃河撤退。袁紹損失了大將,又中了曹操聲東擊西之計,非常不甘心,急忙渡過黃河來追擊曹操。曹操帶領著600多人,紮下營寨。敵人的追兵都慢慢追了上來,兵馬甚重,將領都面有懼色,紛紛勸曹操撤退,這個時候荀攸淡淡說了一句話,此所以禽敵,柰何去之! ”“這正是戰勝敵人的好時機,為啥要離去呢? ”曹操聽了後和荀攸相視而笑,兩個人心領神會。曹操派人登高觀察敵情,偵察兵回复,“敵人有五六百騎兵追上來了。 ”過了一會又跟曹操說,“騎兵越來越多,而步兵數都數不過來了。 ”曹操聽了,鎮定自若,就說了這麼一句話“我知道了,不要再回來報告了。 ”這個時候各個將領都著急了,大敵當前,你曹操說走也不走,說戰也不戰,葫蘆裡是賣的什麼藥啊。曹操命令解鞍放馬,騎兵全部下馬,把所有輜重全部丟棄。這個時候,文丑和劉備帶著五千多騎兵也追了上來,曹操手下更著急了,對曹操說,咱們趕快上馬作戰吧,曹操笑著說道,“還不到時候”。過了一會,袁紹的士兵已經非常多了,都開始去爭搶曹軍散落的輜重,這個時候曹操一聲令下,“上馬,我們上! ”曹操帶領六百騎兵縱兵進攻袁紹的部隊,袁軍正在哄搶自重,哪裡有防備。曹軍當陣斬殺文丑,大破袁軍。


雖然曹操取得了前哨戰的勝利,但是袁紹的主力並沒有被消滅,而此時曹操卻面對著巨大的內憂外患。


什麼是內憂?有三點。


第一點,曹操糧少。官渡之戰期間曹操和袁紹在前線相持,兵糧要用盡了,曹操寫信給荀彧商量,表示快要堅持不住了,糧食要吃光了。荀彧寫信給曹操說道,“雖然現在糧少,但是和以前劉邦項羽相比仍然是好的。以前劉邦和項羽相持在滎陽一線,誰都不肯先撤退,誰先撤退就是在形勢上輸了。”


第二點,曹操的部下反叛,特別是在豫州這個地方。袁紹本身就是豫州汝南人,袁氏在整個漢朝是四世三公,也就是從袁紹往上數四代人,代代都有在朝廷做宰相的。袁紹他親生父親袁逢是宰相(司空),他叔叔袁隗是宰相(司空),袁紹他爺爺袁湯也是宰相,袁紹爺爺的叔父袁敞也是宰相,袁紹爺爺的爺爺袁安也是朝廷宰相。所以袁紹他們家在汝南地區那是影響力非常大的。現在曹操和袁紹打仗了。那汝南人肯定是支持老鄉和四世三公的袁紹了。當時袁紹派遣大量使者策反曹操的後方豫州,根據《三國志 李通傳》和《趙儼傳》的記載,官渡之戰期間整個豫州都反了曹操,只有大將李通駐守的陽安沒有反。當時袁紹派遣使者封李通為征南將軍,李通將來使斬首表示誓死追隨曹操。李通的部下和親戚對於李通的做法表示很不理解,痛哭流涕,紛紛勸李通加入袁紹陣營,說“周圍的人都反了,現在我們孤立無援,這樣繼續下去我們遲早要滅亡啊,不如趕快投降袁紹吧。”李通按住劍義正言辭的說道,“曹公明銳智慧,一定能安定天下。袁紹雖然強大,但是指揮調度無方,最後一定會被曹公打敗。我誓死不背叛曹公!”不僅如此,袁紹還派遣劉備到汝南地區聯合黃巾軍騷擾曹操後方。


第三點,曹操軍心不穩。當時曹操的部下大量和袁紹來信,里通袁紹,給袁紹打小報告。史書上記載,“時遠近無不私遺箋記,通意於紹者”,就是曹操的部下,不管離袁紹多遠,都有給袁紹通信交流交流的。而在曹操內部,也有著大量的人不看好曹操,甚至公開發表言論。比如孔融。在官渡之戰期間,孔融就對荀彧說,“袁紹地廣兵強,田豐、許攸,智謀非凡;審配、逢紀,盡忠之臣;顏良、文丑,勇冠三軍。袁紹難以擊敗啊。”


此三點為曹操的內憂,而什麼是外患呢?袁紹兵強糧足。按照三國志的記載,袁紹在官渡之戰集合了十万精銳士兵,而曹操只有不滿萬人。真實的人數我們現在已經不得而知,但是袁紹的兵力數倍於曹操是不爭的事實。我們跟大家仔細解釋一下,當時曹操名義上擁有三州的土地,兗州,徐州和豫州。我們剛才講了,豫州是袁紹老家,官渡之戰的時候到處都是反曹操的。而徐州是曹操一年之前才打敗呂布拿下的,還要時刻提防著南邊的孫策,不給曹操添亂就不錯了,根本提供不了糧草和即戰力。曹操名義上擁有三州之地,實際上只有一州之兵。而反觀袁紹,坐擁冀州,并州,幽州,青州,其中冀州又是整個漢朝末年人口最多最富裕的州。冀州盛產強弩,幽州盛產騎兵,都是天下聞名的。綜合來說,袁紹實力遠遠在曹操之上。


面對著內憂外患,曹操是如何應對的呢?曹操採取了三個行動。


第一點,收縮防線,撤退到官渡地區。曹操雖然在白馬取得了小胜利,兵力處於極大的劣勢,仍然不足以在黃河沿岸布防。曹操將部隊撤退到官渡。一舉兩得,一是收縮自己防線,同時使得自己的補給線減短,從官渡到許昌只有100公里,現在開車一個小時就到了。而同時也拉長了袁紹的補給線,從袁紹的大本營鄴城到官渡有200公里。補給線越長,不僅補給途中的損耗會加大,補給也更容易被敵人騷擾。


第二,派兵穩定後方,曹操前線不主動進攻,處於防守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分兵,曹操派曹仁去平定叛亂四起的豫州。根據三國志的記載,從許昌以南,叛亂四起,特別是劉備在汝南聯合黃巾軍擾亂曹操的後方。曹仁就向曹操建議,“劉備新招的士兵,還未能訓練好,現在進攻劉備可以擊敗他。”於是曹仁帶領騎兵星夜進攻劉備,擊敗劉備後並在短時間內平定了豫州的叛亂。


第三點,曹操不斷騷擾,切斷袁紹的糧道。當時荀攸就向曹操建議,袁紹每天都有大量的運糧車來往,袁紹的將領韓𦳣負責運糧,但他為人輕率而且輕敵,一擊便可攻破。曹操詢問荀攸,你覺得誰可以勝任這項任務。荀攸就推薦了大將徐晃。曹操隨即派遣徐晃和史渙進攻袁紹的運糧隊,大破敵軍,把袁紹數千輛運糧車一把火全給燒了。


曹操穩定了後方,又斷了袁紹的糧,但是在官渡相持中一直處於守勢,曹軍躲在營壘中,堅決不出戰。袁紹看你躲起來了,就堆砌土山,建立起高高的塔樓。塔樓高聳,曹操的營壘一覽無餘。袁軍佔據高處發射弓箭。此時箭如雨下,曹軍在自己的營壘裡都不敢隨便走動,出入都必須拿著盾牌放在頭上,一不小心就會被對方塔樓的箭射中,曹操的士兵此時軍心低落。曹操看著這土山和塔樓,心生一計。這塔樓都是用木頭臨時搭建的,經不起石頭砸,曹操就命人建造投石車,把袁紹建的塔樓砸掉。袁紹的士兵一看這投石車好厲害,還起了個外號,叫霹靂車。袁紹一看,上天不行,那我就下地。袁紹命人挖地道,想偷偷挖過曹操營壘,偷襲曹操。曹操就下令在自己營壘內部繞著營牆深挖一圈溝渠,袁紹的軍隊挖著挖著,一下就挖到曹操的溝渠了,袁軍一探頭,發現自己身處曹操的溝渠之中,上面站滿的全是全副武裝的士兵,袁軍被曹軍發覺,被從地道中趕了回去。


這場戰役打的非常精彩,你來我往,可是很快曹操的軍糧就不夠用了,此時士兵疲憊,士氣低落。曹操又給荀彧寫信,“前線我快支持不住了,再這麼下去要撤退了。”荀彧就又寫了封信勸曹操,“現在袁紹想和您決戰。你現在是以至弱來抵擋至強,如果這個時候撤退的話,必然全盤皆輸。曹公您以十分之一的兵力,扼守險要的關口,使得袁紹不能前進,已經半年了。現在雙方膠著,而事態必將有變化,機不可失。”曹操聽了,咬咬牙,再堅持一下。荀彧說“情見勢竭,必將有變”,戰場的局勢瞬息萬變,果然沒過多久,形勢真如荀彧所說發生了變化。


袁紹數千輛運糧車被徐晃燒掉後,軍糧不濟,到了冬天,袁紹派遣大量運糧車輸送糧草,派大將淳于瓊帶領一萬多人守衛糧草,在袁紹大本營以北烏巢這個地方駐紮。這個時候一件非常偶然的事情發生了,袁紹手底下有一個謀臣叫許攸,許攸這個人貪財,自己的家人也喜歡做些貪污腐敗的事情。前線正打著仗,許攸的家人在鄴城犯事,被一個叫審配的大將抓了。審配這個人剛正不阿,本來平時就看不慣許攸這個人的為人,現在正好把許攸留在鄴城的妻子兒子全給抓起來。你說巧不巧,許攸這家人貪污腐敗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偏偏在官渡之戰的時候被人抓了。許攸身在前線,聽說了家人被抓的消息,一怒之下就連夜離開了袁紹的大營,投奔曹操去了。


這邊曹操一聽說許攸來投奔自己,高興的鞋都顧不上穿,赤著腳就跑出來來迎接許攸,許攸對曹操說,“您現在孤軍獨守,沒有援軍而糧食已經吃盡了,這正是危機存亡之日,我有一計可以擊敗袁紹。現在袁紹有上萬輛運糧車,都集中在烏巢這個地方。如果派遣騎兵襲擊,一定可以出其不意,燒毀所有輜重,不過三日,袁紹就會敗亡。”許攸勸曹操襲擊烏巢,這確實是條好計策,但是身邊的人都很懷疑許攸是不是詐降。大家想一下,如果許攸詐降,而曹操帶領士兵前往烏巢,正好中了袁紹的埋伏,那就可能全軍覆沒,滿盤皆輸。所以當時曹操陷入的是一個兩難的處境,到底相不相信許攸是真心投降。


這個時候,曹操兩個最聰明的謀士站出來說話,分別是荀攸和賈詡。他們都認為許攸是真心投降,勸曹操出擊烏巢。曹操這個人非常有魄力,曹操當機立斷,輕兵襲擊烏巢。曹操命令荀攸和曹洪守衛大本營,自己親自帶領五千精兵趁著夜色,連夜抄小路趕往烏巢,天亮時分才趕到烏巢。烏巢的守將是袁紹的大將淳于瓊,淳于瓊以前和袁紹還有曹操都是同事,當年何進封西園八校尉的時候,淳于瓊是佐軍右校尉,曹操是典軍校尉,而袁紹是中軍校尉。在董卓之亂之後,淳于瓊跟隨袁紹一路南征北戰,可謂是袁紹的一員大將了。


淳于瓊見曹操來襲,一看曹操只有幾千士兵,自己人多勢眾,便出營迎戰曹操,可是淳于瓊一和曹軍交戰就發現自己根本不是曹操的對手,立馬下令回營固守營寨。曹操這時不得已只能強攻營壘。烏巢和袁紹的大本營相距只有四十里,很快袁紹就得知了曹操偷襲烏巢的消息。袁紹手下的大將張郃認為,曹操帶領精兵進攻烏巢,一旦烏巢被攻破,就大勢已去,應該立即派遣精兵救援烏巢。和袁紹的謀士郭圖則不以為然,對袁紹說,“曹操分兵烏巢,大本營一定守備不足,不如重兵進攻曹操本營,不僅圍魏救趙,還可能一舉攻克曹操的大本營。”張郃回答道,“曹操的本營堅固,不是一時能攻打下來,如果淳于瓊被殺,那麼我們就會一敗塗地啊。”袁紹最後的策略是郭圖和張郃的建議都聽,即排遣輕兵救援烏巢,又派張郃高覽帶領主力進攻曹操的本營。


在曹操猛烈進攻淳于瓊的時候,袁紹派遣的騎兵已經趕來,士兵向曹操報告,“敵人的騎兵馬上要包抄我們後路了,請分兵抵抗。”曹操一聽,大怒,說道,“現在正是殊死搏鬥的時刻,等敵人的援軍到我們背後再告訴我。”說完帶領親兵衝擊淳于瓊的陣營。曹軍現在腹背受敵,已經處於死地。孫子說,置之死地而後生。這個時候曹軍自知沒有後路,一個個都殊死搏殺,曹操的大將樂進身先士卒,率先殺入敵營,直奔淳于瓊,在亂軍之中將淳于瓊斬首,袁紹的軍隊潰不成軍。

這邊曹操烏巢血戰大敗淳于瓊。那邊袁紹的大將張郃高覽得知烏巢兵敗的消息,又聽說郭圖向袁紹進讒言說自己壞話。張郃害怕戰後被袁紹問罪,當即在戰場上燒毀工程器械,率領士兵向曹洪投降。曹洪一開始半信半疑,不知道張郃是不是詐降。身旁的荀攸連忙勸曹洪,“張郃的計略不被袁紹使用,生氣怨恨袁紹才來投奔我們的,我們還有什麼遲疑的呢?”曹洪連忙開營門接納投降的袁軍。


烏巢淳于瓊被殺,守軍被擊潰,而前線的張郃高覽投降,這個時候袁紹潰敗的局勢就不可避免了,曹操的軍隊趁著胜勢殺向袁紹。此時的袁紹自知無力回天,拋棄將士和兒子袁譚狼狽逃離戰場,最後袁紹回到河北的時候身邊只有八百騎兵。

觀看視頻:


話三國鼎立,論天下英雄

歡迎訂閱【三國英雄】 👉 http://bit.ly/3-Kingdoms

0 次瀏覽

推薦產品